头部banner

遗赠

出自: 2016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钟声敏感地发现,七十岁的父亲钟钫,应邀到云南讲学、画画半个月,回来后精气神陡地旺盛,从早到晚都在画画。更加奇怪的是,先前父亲画画时,画案上必放一把斟满酒的青花瓷细腰酒壶,画一阵便要提壶呷一口,现在不但画画时不备酒,连正式用餐也不饮酒了。

  在古城湘潭的美术界,无人不知钟钫是嗜酒如命的酒仙,有海量,轻松喝半斤,尽兴则可喝一斤以上。他姓钟名钫字酉,钟、钫都是古酒器名,酉与酒最早是一个字。《说文解字》称:“酉,就也。八月黍成,可为酎酒。”

  钟钫出名很早,这与他爷爷、父亲都是大画家的门风有关。特别是在大写意的花鸟和人物画上,下笔凌厉、快捷,色、墨酣畅淋漓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