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睁只眼闭只眼

出自: 2016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那天庆福老汉在村南干活时,看见水渠跑水了:不知道怎么回事,原本很结实很牢靠的渠堤开了口子,渠水由高向低一泻而下,哗啦啦地奔腾着蔓延着,早已经淹没了山脚下的那条宽阔的土路,并在路面上积水,搞得汪洋一片。

  正是农历五月,天气旱得冒烟,一滴水就是一粒金豆子。

  安闹儿正蹲在那个大水汪旁边抽烟。安闹儿是庆福老汉的侄子。

  庆福喊道:“安闹儿,你去把那渠堤挡好,你看这水流了一世界,你不心疼呀?”

  安闹儿问:“叔,您急着浇地?”

  庆福说:“我不浇地有人浇地,总不能把那一渠清水糟蹋了!”

  安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